2008.12.31 004.jpg

 

      週五一早陽光很好,開著車到台中處理完一些瑣事,路過嘉義時張小嬌小姐說:『好久沒去吃陳家蚵卷了喔!』於是方向一轉,換一高朝安平前進。

     某次到高雄出完差,本要直接殺回台北,一位長輩建議帶我們到台南晃晃,於是兩輛車沿著視野敞闊的黃金海岸疾馳,在南台灣的夏日豔陽下一路向北,讓我過足了狂飆駕馭的暢快,第一站,來到安平。
     算一算,都已經是將近七年前的往事了。

     那時候孤陋寡聞的喵只聽過,也只吃過盛名遠播的周氏蝦卷,但並無特殊感受。
     長輩淡淡的說:『陳家是在地內行人才會來吃,周氏是賣給觀光客的。吃吃看,妳就知道我的意思。』

     三角窗擁擠的騎樓下擺放著桌椅,點餐的人排得老長,我晃到馬路上,注視著那一群沿著古堡街騎樓轉角邊,散坐著的歐巴桑,她們垂著眼,頭也不抬,熟練的從堅硬的貝殼中,取出一個又一個肥碩的鮮蚵,身旁挖過的空殼堆積如山,轉頭一看,卻又是滿坑滿谷待取的蚵串。
     空氣裡,瀰漫著潮水特有的氣味,帶點腥,帶點生野,聞起來像是潮濕的生鏽鐵釘,低調卻鮮活的刺激著鼻腔。雖然眼前不見海的景色,那氣味卻又處處提醒著人們,這裡曾經是個帆影相連,可泊千艘的港岸。

     提到安平,腦海中總會響起:『身穿花紅長洋裝,風吹金髮思情郎...』的旋律,安平追想曲是第一次知曉這個地名的線索。
     從國小到高中,隨著對於歌詞的理解,漸漸鉤勒出一個故事的概括。從大學、研究所到出社會,幾度進出台南,卻從未踏足此地,直到那個陽光炙豔的夏日午後。在巷弄中梭巡,想像著那金髮的混血女子,懷抱著苦澀的相思心情,日復一日等待著情郎的音信。
     街巷安靜一如落入睡夢,其實是沉斂而警醒的,古雅的紅磚圍牆連綿,訴說著過去的繁華鼎盛;已然頹圮的雕樑,透露出曾是世家大戶的雍容;躲在陰影角落裡的貓,無視於我的鏡頭與腳步,逕自舒服地打著盹;時間在這裡彷彿成了流速減緩的河流,一如那日益淤塞的港灣,變得淺緩而終至接近定格。

     陳家的蚵卷果然好吃,肥美的鮮蚵從歐巴桑的手裡,經過滾熱的油鍋,來到暫時屬於我們的餐桌。一口咬下,猶帶著豐美的汁液,香氣四溢,熱燙地在口中橫流。
     而我更愛的是蝦派,新鮮有彈性的蝦肉在嘴裡發散出甜香,充滿熱量但教人無法抗拒的麵衣酥脆且魅惑,是貪吃鬼的致命吸引力。

     那次之後,再到台南時,我常常央求朋友帶我去安平吃蚵卷。不管是在馬場騎完馬的順路回程,或是特地繞上一圈來光顧,陳家儼然成了我的台南小吃最愛之一。有回,帶著將近30人次的同仁,一路從北玩到墾丁,途中特地繞道安平吃午餐,為的也是這蚵卷蝦派,並且贏得一致的讚賞。

     有了高鐵之後,我們很少再開著長途車南北奔波,也不再有『順勢』繞道的機會,距離上次來陳氏,轉眼將近兩年。
     原來擁擠低矮的店面改裝為兩層樓的用餐空間,招牌也換成氣派又現代感的顯眼樣式,成群挖鮮蚵的老婦人移陣到十字路口斜對面的騎樓下,整體而言,是整潔清爽許多,遠遠看,卻又似乎失去了一些什麼...

     餐點上桌,所幸,鮮蚵依然肥美,蝦派滋味如昔,改變的只是門面外表,而我尚毋需在記憶中追索味蕾的滿足。

 

虱目魚丸湯,魚丸個頭雖小,咬勁十足,滋味新鮮

2008.12.31 005.jpg

 

擔仔麵

2008.12.31 006.jpg

 

蚵卷,和左邊我最愛的蝦派

2008.12.31 007.jpg

 

有好吃肥肉的『肉燥飯』

2008.12.31 008.jpg

 

雖然常被日本朋友嘲笑,但是吃蝦派蚵卷,一定要有哇沙比啦!

2008.12.31 009.jpg

 

待挖的蚵串

2008.12.31 016.jpg

 

冷天裡全副武裝的歐巴桑們,仍然不停挖著一籃一籃的鮮蚵

2008.12.31 017.jpg

 

挖空的蚵殼

2008.12.31 018.jpg

 

 

2008.12.31 019.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eanbreeze 的頭像
oceanbreeze

微風過處,海潮香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