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240118  

 

     天氣真的涼了,七月那一週酷熱難當的溽暑之後,接連下過幾場大雨,溫度驟然下降了八九度,早晚都得披上薄薄的長袖外衣,以免在風裡瑟縮。儘管群樹青青,夏季的花朵尚未凋落,但空氣中已經隱隱透出的那股肅殺蕭索,的確是秋,無誤。

     秋天一到,不負貪吃本色,我總會想念和歌山的柿子,日本不分南北鄉下地方家家戶戶門前懸掛著的柿串,日曬後的柿乾上,包覆著一層淡白色的粉霧結晶,是自然的出糖,甜美柔潤,綿密而具嚼勁,是我從小就喜歡的味道。

     此外還有栗子飯,烤松茸,和鴨肉火鍋,這個時節南魚沼的新米也差不多準備收割,到時知名的餐廳門前總會掛上「新米入荷」的布牌招攬來客,隨著新米上市的還有濁り酒,也就是未過濾的清酒,通常比清酒甜度稍高,泡完湯後獨酌,真是人生至樂。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