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8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實說,現在叫我連發三十天的文還真是不容易,因為很多片片段段的想法不一定能隨手成章,太過瑣碎的思緒很難具體整理。
     偶爾有什麼牢騷、發想,短短的幾句在 FB 上就能交代完畢,拍張照片就可以解釋或說明自己的去處和狀態;何況現在願意花時間看我這種又臭又長又沒營養文字的人,應該算是鳳毛麟角等級的奇珍異獸了吧!(喂!)

     文字越發輕薄短小,短短的,短到也不容易暴露出文采不佳的弱點,而且方便親朋好友輕鬆瀏覽,於是很多人的部落格就這樣淹沒在荒煙漫草裡頭了。
     無名跟奇摩宣布關閉,FB 上一片哀號惋惜聲,我沒用過無名或奇摩(因為我不是正妹!),所以無從體會使用者對逝去青春紀錄的痛惜,只是會演變到這局面,不就是 FB 的影響所致?蠻奇妙的一種狀況。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The 17 Best Ways To Annoy A British Person

 

     今天從英國朋友的 FB 牆上看到這一篇,除了本文很有趣,底下的回應也超熱烈的,差點笑翻我!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居然整個在家裡宅了一天!連樓下的信箱都沒去開過...(驚)
     因為沒有特別需要出門去的理由,寄信、寄包裹、購物、洗衣之類的瑣事前兩天都找時間做完了,冰箱裡也有足夠的青菜水果、中國城德昌的花生肉粽和奇美饅頭等存糧,於是不知不覺的,也就忘了出門這件事。

     其實足不出戶於我來說並非什麼新鮮事,以前還在唸書的時候,獨居在西門町,沒事沒課的溫書假裡,最高紀錄整整在家裡窩了一週,若非冰箱將近淨空,真所謂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我想應該還可以繼續宅下去。

     朋友問我,整天宅在家不會無聊嗎?都在做些什麼?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偶然聊起憂鬱症和精神疾病這個話題,於是跟妳分享了一些我的經驗,把它整理在這裡,希望能對妳和妳的朋友們有所幫助。

    跟妳提到一個有家族病史,跟我很要好的小女生,她初次發病是在國中時期,高一升高二的暑假復發,嚴重到只能休學住院。我們是在她那次恢復之後,她到我幫朋友代班的公司應徵工讀生時認識的,非常非常漂亮的一個女孩子,剛滿十八歲,身材勻稱高挑,有一種異於同齡女孩的冷靜坦率氣質,認識之後我們幾乎是立刻就變成好朋友,雖然我大她將近十歲,而且我是她的主管,但她的成熟淡定讓人印象深刻。

    後來回想我和她會變得這麼要好,關鍵是因為熟起來之後她主動告訴我,她有病。

    當時我的直覺反應是:「這樣啊...可是我常常在想,所謂的神經病就是真的神經病嗎?我覺得每個人身上多少都有些瘋狂的因子,差別只在於,這些因子目前是不是佔壓倒性多數的狀態而已,當我們說某些人是神經病的時候,只是因為他們跟多數人不一樣,但他們真的就是不正常的嗎?如果有一天,這樣的人變成多數,相對地,現在所謂正常的人,是不是就理所當然的變成是有問題的?」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Aug 27 Tue 2013 09:58
  • 好味

 

DSC_1170 (1)  

 

     最近看到很多人說,台灣人最熱衷的,除了吃之外,還是吃。
     身為資深貪吃鬼,這一點我無法否認,誰叫台灣有那~麼~多~無敵美味又便宜的小吃美食呢?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每天沒主題的發文,這兩天因為身體不適,於是內容頗乾,而且相當沒營養,一看就知道是湊數用的急就章。
     
     說到沒營養,最近某個朋友開的社團網頁常常有些很有意思的分享,雖然也有鬼打牆和不知所云的發言,但大致上讓我從中學習不少,於是有機會上網時,總習慣會上去看一下。但下午點進社團頁面時,誠實說,我無言,甚至微微的暴躁了起來。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DSC_1170  

 

 

     一轉眼八月居然已近尾聲,這週以來溫度一直徘徊在 26-30 度之間,日頭炎時乾燥微熱,日頭弱時颯爽宜人。
     適合輕裝簡行。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傍晚跟在訂製小禮服公司當設計師的前房東約好一起吃晚飯,提早到了她公司附近,於是便在 34 街 Macy's 一帶閒逛。
     老實說美國人的流行服裝品味跟我其實不太合拍,紐約市已經算是注重打扮的俊男美女人口比例相當高的城市,而且很多人捨得花錢打點自己,但絕大部份掛在服裝店架上的衣服都不太引得起老人家我的興趣。要不是太過裸露,太過花稍,太多蕾絲、荷葉邊、洞洞、帶子、蝴蝶結,要不就是剪裁不合我奇怪的身形。仔細想想,其實問題不在別人(設計師、打版師,甚至公眾路人的品味),是在我自己。(倒)

     特別老美真的好愛穿花不溜啾的衣服,儘管不少歐洲品牌也會有用花不啦嘰布料做成的洋裝或上衣(比方說 Laura Ashley),但剪裁和質感就硬是跟米國人做出來的不一樣,這也是個很神奇的謎。我老覺得拿美國看到的這些花布衣裳往我們東方人身上一披,包準馬上變身,十足十逛菜市場討價還價的歐巴桑一枚,但歪果仁就連歐巴桑穿起來都有型有款是怎麼一回事!會不會也太不公平!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Aug 23 Fri 2013 10:48
  • 私心

 

  Best bakeries in New York

  Best dessert places to score sweets in New York City 2012

 Best Coffee in New York

 

 

     相信認識我的朋友(包括家人)都覺得我個性很慷慨,但只有自己知道對某些事情來說,其實我是個非常小氣,而且敝帚自珍的人。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偶爾,會想起這部電影,這首歌,就忍不住要找出來聽一聽。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SC_1065  

 

     第一次看到這種扶桑花的時候,腦袋裡立刻冒出了這句台灣俗語。接著又開始懷疑,這真的是扶桑嗎?!
     印象中扶桑花一直都是南國風情的象徵之一,沒想到在北美洲也看得到?而且,還是巨無霸尺寸!難道跟人一樣?越往北緯,身材就越發高大?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product_restoradermmoisturizer 

 

 

      關於我是個懶女人這件事應該也就不需要再強調了吧...(倒)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Aug 19 Mon 2013 08:43
  • 積習

    1084896_646508612026011_2130075677_o  

 

     昨天在 City 逛了一下午,也去了我喜歡的 Union Square 的 Green Market,但因為手上哩哩摳摳的提了一堆歐舒丹和日本超市買的雜貨,又不知道自己幾點才會想要回家,於是看到美麗的花卉都沒下得了手。心想,反正今天五大道這邊也有 Green Market,到時候再去找就好嚕。

     然而這個時節,花店看到的除了貴松松的玫瑰和不甚美麗的桔梗或星辰花,就是油加利葉、向日葵和當季的菊花,上週才買過美麗的向日葵,總想著這週要換種花卉和顏色,誰想到了 Green Market 之後,發現除了向日葵之外,就只有白色、黃色、紅色的大理菊,以及,劍蘭。

     雖然本人常常被說是天生反骨,不太受所謂的東方禮教文化制約,但說穿了我打心底裡就是個徹徹底底的台灣土妹。那年剛到加拿大的時候,節氣早已過立秋,在市區最熱鬧大街上的辦公大樓前看到一整盆一整盆,滿坑滿谷滿花壇的白色黃色菊花,當下的反應除了愕然,還是愕然。在台灣有看過人家如此大張旗鼓的把菊花當成美化環境的植物嗎?見識淺薄的我在有限的記憶體裡搜尋不到呀...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住在大城市有很多住在大城市才有的好處,但對阿宅來說,住在大城市裡也有住在大城市的煩惱。

     從小我就是城市鄉巴佬,都市化太過深刻,叫我搬到鄉下去是難以想像的事情,想當年(其實也就是六年前)從台北搬到高雄的時候(這還是台灣的第二大都市!),高捷還沒完工,公車也少得可憐,對天南地北還搞不清楚方向的阿宅我來說,委實花了不少時間去適應。當然我很喜歡高雄這個城市,天氣好,人和善,步調比台北慢上一大截,生活品質因此提升許多(對我而言生活品質跟物質和繁華是不成正相關的)。   

     出國前短暫在台南居留了超過半年,我愛死了那個古老的城市,食物固然是原因之一,街頭巷尾滿是生活感和歷史感的建物,敦厚和善的住民,很多還活生生落實在生活中的儀俗,儘管沒有捷運,儘管除了小小的市區之外還是天南地北不分,但我實在喜歡那種古雅的人文環境

     我居住的城市,往往也是很多人喜歡造訪的地方。

     以前住在西門町,一樣是歷史悠久的區域(艋舺),我總喜歡在沒事的時候往小巷子裡亂鑽,從小跟爸爸一起去的龍山寺,青山宮,廣州街的青草店,貴陽街的百年金紙舖,阿猜嬤的圓仔湯,祖師廟的排骨大王和下午四點才開張的清粥小菜,永富冰淇淋,中華路上的外省小館,水煎包,西門市場的現打果汁,謝媽媽的滷肉飯,一元堂的紅燒素麵,萬年大樓的日本明星寫真海報專賣店,巷子裡的十九番餐廳(後來頂讓給維多利亞茶餐廳)...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PB240118  

 

     天氣真的涼了,七月那一週酷熱難當的溽暑之後,接連下過幾場大雨,溫度驟然下降了八九度,早晚都得披上薄薄的長袖外衣,以免在風裡瑟縮。儘管群樹青青,夏季的花朵尚未凋落,但空氣中已經隱隱透出的那股肅殺蕭索,的確是秋,無誤。

     秋天一到,不負貪吃本色,我總會想念和歌山的柿子,日本不分南北鄉下地方家家戶戶門前懸掛著的柿串,日曬後的柿乾上,包覆著一層淡白色的粉霧結晶,是自然的出糖,甜美柔潤,綿密而具嚼勁,是我從小就喜歡的味道。

     此外還有栗子飯,烤松茸,和鴨肉火鍋,這個時節南魚沼的新米也差不多準備收割,到時知名的餐廳門前總會掛上「新米入荷」的布牌招攬來客,隨著新米上市的還有濁り酒,也就是未過濾的清酒,通常比清酒甜度稍高,泡完湯後獨酌,真是人生至樂。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DSC_1106  

 

     其實我不算特別好茶(東方茶),也不曉得為啥來紐約的時候行李箱裡裝了一大堆茶葉。
     小姑姑給的普洱小茶餅,CoCo 給的珠露和凍頂烏龍,孔哥給的梨山高山茶,還有路過東京買的青雲龍。到紐約之後,長春來的李暘給了我五大塊上好的普洱和安溪鐵觀音,房東陳媽媽從杭州回來時給我帶過富陽貢茶和松溪白茶,Tomo 則送了我從東京帶回來的靜岡煎茶和宇治玉露,有泡茶師執照的 CoCo 還大老遠從台灣寄了四包茶葉給我當新年禮物,嚇得我搬家後只敢寫明信片給她,不敢讓她知道新家地址,以免害她又破費,但縱然是省喝儉用,三年過去早也不知消化到哪去了。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DSC_1054 (1)   

     其實我好奇的倒不是“為什麼很多人最後好像都會走向宗教?”,而是因為什麼樣的契機使他們走向宗教。

     就像我曾經分享過很多次的想法一樣,對於過去和未來發生的一切,我都心存感激,無論曾經遭逢和交手過的人事物,在面對的當下的經驗是苦是喜,對於形塑今日我之所以為我,都是缺一不可的要件,對此我都全心擁抱,深深感謝。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DSC_1073

 

     知道我是隻書蟲,常常朋友們會帶一兩本他們剛看完的書給我。
     這些書有的當然是朋友自己買的,有的,就是看過的人輾轉一手接著一手傳閱,最後來到我手上的結果。相對於朋友們對我的付出,看不懂中文書得他們顯然是吃虧得多,但幸好他們並不介意,於是我也就繼續大大方方享受朋友們的好意。

     前天拿到的這本是四月才出版的小說,書名叫做 "The Mermaid of Brooklyn",才從 Jean 手上接過書,轉身往七大道方向去跟另一位朋友會合的路上,先是這隻耗呆得可愛的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就在擦身走過時,狗主人出聲對我說: "My sister Amy wrote that book."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DSC_1081

 

      每逢週日逛完 Park Slope 的 Green Market 之後,我會在回家的路上順道繞去 7 Ave. 跟 2 St. 交叉口的跳蚤市場閑晃。
      這個跳蚤市場規模很小,攤位大概不出二十家,賣的都是些擺飾小物、茶具瓷器、首飾、地毯、二手服飾,皮包,植物,甚至還有存貨頗豐的黑膠唱片攤位。雖然我很少真的掏錢光顧,但光光是摸摸看看就覺得很有意思。

      洋人的跳蚤市場裡賣的有些是我們台灣人百思不解的東西,例如老照片,老信件,年代久遠的洋娃娃,和一看就充滿古早主人手澤的私人用品,至少我始終搞不懂買這些東西是要做啥?有些私人小物甚至會讓我覺得與前主人的相繫過深,不能也不該讓其他人擁有。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不曉得是啥原因,今天為了傳照片又是一肚子火,幾張有趣的照片,到最後半張也傳不上來...(倒
     為了湊數,就來寫寫早晨轉醒之前做的夢好哩,雖然只有小貓兩隻會來看文,但兩位要是懂得解夢,就大發慈悲給我開示開示嚕~哈哈!

     落落長的夢境已經忘了大半,只有最後一段還依稀記得,夢中的我與一位男性好友一起走在街道上,邊走邊交談,突然從我們身後出現一位造型像虯髯客的中年男子,紮著武俠小說裡劍客般的髮型,絡腮鬍,表情粗獷且兇惡,來勢洶洶嘴裡還嚷著什麼話,拿著刀就向我襲來。
     我身邊的好友閃身向前,一把將對方手中的刀子搶過來,並反手還擊,對方瞬間身首異處。剛開始我有點慌亂,但接著居然開始覺得不合邏輯,不斷想著:「對方拿的是類似彈簧刀或軍刀的短刀,照理說不可能一刀就將人的頸椎砍斷才是啊!」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