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10150.JPG

 

     超過二十七小時的漫長飛行和轉機時間,終於搭著sky shuttle抵達了 Edmonton 市區。
     這真是一趟慢性殺人的飛行,有史以來搭飛機從沒這麼累過,舟車勞頓加上讓人頭痛的寒風,到這裡的第二天,我就"理所當然"的感冒了。於是我的疲憊一直到現在都尚未完全恢復,幸好天生沒有時差問題需要克服,不然狀況應該會更慘烈。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