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八月底,陽光依然熾焰。
     然而,是我的錯覺嗎?白熾光燦的日光,少了幾分毒辣,顯得柔軟溫和許多,儘管亮度似乎更勝日昨;夜裡也不再需要空調來調節滯悶的空氣,電扇擺動著,甚至感到微微涼意。

     當然以節氣來看,早已過了立秋,甚至過了處暑,現在的時序說是秋天並無不妥,但記憶中,秋天是九月中後的天空,高闊而遼遠,空氣乾燥而熾熱更勝溽暑。
     於是我有點恍惚,這秋,腳步也太快了些。

oceanbreez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